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说◎网】,♂小÷说◎网】,

    突然之间被纪由乃召唤出来的白依依。

    一见到四周陌生的环境,还有各类古怪的人。

    吓得害怕的躲到了纪由乃的身后,瑟瑟发抖。

    “纪由乃……他们……他们是谁?”

    路星泽等人,一见到白依依,震惊的互相看了一眼。

    在此之前,他们只见过白依依的尸体全身照和她生前的照片。

    “他们啊,应该是警察一类的人吧,没事,你跟着我,一会儿他们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

    路星泽领着纪由乃和白依依的鬼魂,进入了一间四壁都镶嵌着形同贝壳石头的敞亮科室,见到科室中的摆设,纪由乃就明白,审讯室。

    只是这审讯室,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一步入其中,她就忽然觉得身子有些乏力,头也昏昏沉沉的。

    原本因为灵气充沛而轻盈的身体,一下就沉重了许多。

    路星泽很快就给她做出了解答。

    “四壁镶嵌的是海枯石,形成于千万年前,深海开凿而得,一般用来镇压灵力很强的能人异士,或是鬼怪妖物,到了这个地方,你没办法使用任何灵力术法,当然,我也一样。”

    闻言,纪由乃心头一凛。

    此时此刻,她在地底深处,四周又都是海枯石,若这些人想囚禁她,轻而易举,她根本插翅难飞。

    最聪明的做法,不是和他们对着干,而是……表示友好!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懂得圆滑。

    一下就像个乖宝宝似的,正襟危坐在小椅子上。

    面对路星泽,纪由乃就像面对严厉的老师。

    “路科长,我一定老实交代,认真配合,你不要对我动粗,我还小。”

    路星泽打开了审讯室的投影仪,将一张张案件血腥的照片投影到巨大的幕布上,闻言一愣,被纪由乃极为不要脸的说辞给引得忍俊不禁。

    他倒是想凶巴巴的对待纪由乃。

    可看着她那无辜逗趣的模样,就是于心不忍。

    巨大的幕布上,展示着一张张刑警队审讯室血安现场触目惊心的照片。

    “先来说说看这件案子,两个高级警探,一个医生,两个自残而死,一个彻底疯掉,纪由乃,当时只有你在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圈圈绕着自己的发丝,纪由乃波澜不惊的盯着投影上血腥的照片。

    不以为意的笑笑:“他们三个啊,当时对我注射药物,想威胁我认罪,还扬言要是不配合就弄死我,后来……”

    欲言又止,纪由乃笑容渐深,托腮盯着路星泽。

    “可能是缺德事干的太多了,鬼都不愿意放过他们,所以就遭到了恶鬼附身,自相伤害了呗。”

    纪由乃说的云淡风轻,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话音刚落,就见一直在旁沉默的小正太洛之,超越年纪似的深沉,一脸森然的走到她身旁,“老大,她不肯说实话,让我用读心术来对付她好了。”

    读心术?

    纪由乃暗自心惊。

    就是那种一下就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的人吗?

    想不到,这小孩子模样的人,竟有如此大能耐。

    洛之走过来不顾纪由乃躲闪,力气超乎常人,一下就扼住了纪由乃的手腕。

    一个小孩子怎可能有如此大的力气?

    “怕了?心虚了?”

    正太模样的洛之轻蔑一笑,五指成爪,覆在了纪由乃头顶。

    实话,有那么一刻,纪由乃真的一阵心慌。

    只是未表露出来而已。

    她怕的不是内心世界被人窥探。

    而是自己阴阳官候选的事情被暴露。

    范无救曾说过,这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若是暴露,必遭严惩!

    但也就慌了片刻,纪由乃就见洛之突然神色异常的松了手,拧眉,匪夷所思的看着她,“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读心术对你没用?我从没失手过。”

    暗自松了口气,纪由乃故作镇定。

    “可能是你的读心术过期了?”

    纪由乃朝着洛之笑了笑,却见小正太负气离去,一脸的挫败郁闷。

    特殊案件调查科的审讯室里,走了洛之。

    还有花和尚,还有桃花,还有路星泽。

    三个人,皆目光复杂的打量着纪由乃。

    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个“怪物”。

    沉默许久的花和尚川酒七,忽然吱了声。

    “施主你的资料显示,你死过一次,却又离奇死而复生,殡仪馆逃出,法医那还有对你的解剖资料,之后又被关入精神病院,奇怪的是,贫僧观你面相,算你八字,你命门早已断绝,不可能还活着,这一系列离奇诡异的事,你作何解释?”

    “哦,我不仅活着,还不会死,要不要我试给你们看看?”

    娇俏一笑,纪由乃倏地就掏出了变回了发簪样的黑笛,以极快的速度,将发簪尖锐的一头,对准自己脖间的大动脉刺去!

    同一时间,路星泽眼疾手快,夺步上前阻止!

    一把握住纪由乃的冰凉的手,抢过发簪。

    “知道你能耐,别伤害自己!”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点,发簪沾血。

    面前少女细嫩白皙的脖颈,汩汩鲜血顺着被刺破的动脉快速流下,很快就染红了她的衣裙。

    头上本就缠着纱布,还有伤在。

    很快,纪由乃本就过度白皙的脸庞,更苍白透明的如一张脆弱的白纸。

    路星泽心惊的替她捂着伤口,忙喊人去拿急救设备。

    却见纪由乃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无所谓的笑笑。

    “失血最多就头晕昏一会儿,放心,死不掉的,要真会有事,我估计早死好多次了。”

    路星泽愠怒,他就没见过如此把自己不当回事的人。

    脸色苍白近乎透明,少女脆弱不堪却依旧笑的漫不经心的样子。

    好似一把匕首,扎入了他的心口。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令人心疼。

    也就一刻钟功夫。

    路星泽亲自替纪由乃止血,包扎了脖子上的伤口。

    还不知从哪弄来一袋符合纪由乃血型的血袋,找来一个点滴架,一边输血,一边继续进行审问。

    纪由乃好笑的望着一滴滴的血液不断输入自己体内,掩嘴打趣道。

    “你们科室真人性化,审问还带帮人输血的,和那群药物审问我的人就是不一样。”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