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说◎网】,♂小÷说◎网】,

    纪由乃手里握着还沾染宫司屿血的菜刀。

    见宫司屿被白斐然和老管家扶回了主卧。

    “哐当”一声就把菜刀扔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唐楚宁被吓了一跳。

    只觉,面前极美的绝色少女,有些震慑人。

    纪由乃不明白,早上宫司屿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怎么晚上又是喝醉,又是发酒疯?

    就好像是受了很大刺激一般。

    “唐先生不走?还留着看戏呢?”

    回眸冷瞥唐楚宁,纪由乃点着泪痣妖娆透着一丝冷意的杏眸,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换做以前柔弱的她,定会礼貌规矩的好好招待宫司屿的朋友。

    可此时此刻,她没心情。

    心知面前的男人就是唐楚宁。

    本想“教育”他一番。

    假借喝水休息,偷偷拿避孕药掺水里让他喝下去的。

    可这会儿,宫司屿喝醉,她手上又没有避孕药这种东西。

    只能暂且作罢,暂时放过这人。

    唐楚宁自知理亏,这又是出馊主意,又是想给宫司屿找女人,都是些不入流的法子,自然,被宫司屿家的正主知道了,她必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

    摸摸鼻子,风流痞笑。

    “行,那改日再会,我那兄弟就交给你照顾了。”

    唐楚宁虽风流成性,可极重兄弟情义。

    对宫司屿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也极为看中。

    刚转身走至玄关没多久,他似想到什么,又转身看向纪由乃。

    “妹子,我看你年纪并不大,应该也没多少恋爱经验,就想提点你一句,司屿这种豪门天之骄子,能这么爱你,心里眼里完全容不下其他女人,极为少见可贵,你应该好好珍惜,对他坦诚相见,而不是很多事都瞒着他,让他胡乱猜忌。”

    “……”

    “司屿从小没母亲,父亲又是个冷漠的人,娶了个三流演员做续弦又有了个处处想致他死的弟弟,虽说宫家老太爷老佛爷都极看中他,可他活这么大,从未感受过所谓的母爱父爱,有的只是我们豪门之间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他很没有安全感,为人疑心重,喜猜忌,也时常阴晴不定,阴郁暴躁,可从刚刚他的表现,我看得出,他是真太在乎你,在乎的小心翼翼,连他那一贯的暴脾气都收敛了,你要是心疼他,就把他想知道的,都告诉他吧,始终瞒着,终究不是办法,不是吗?”

    纪由乃没想到这个叫唐楚宁的男人。

    会在初见她时,对她说这么多肺腑之言。

    对宫司屿坦诚相见,而不是处处瞒着他很多秘密?

    微微一怔,纪由乃回眸看向唐楚宁。

    难道,宫司屿就是因为她自始至终都不愿意开口说的那些秘密,才借酒消愁的想麻痹自己?

    只因为,她隐瞒,她闭口不答。

    他心里难受?

    “纪小姐,要说的话就这么多,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司屿就会带着你来见我们这些他最好的兄弟,那时候,我们再好好认识。”

    唐楚宁离开了。

    独留纪由乃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久久未回神。

    宫司屿,你就这么想知道一切吗?

    如果我不说,是不是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一个人闷声憋着。

    明明失落难过,因猜疑而害怕,还要独自忍着,处处迁就?

    回主卧的时候。

    老管家和白斐然已经出来,只有宫司屿一个人躺在床上。

    半睡未睡的,一直翻身,嘴里始终都念着她的名字。

    纪由乃走上前,细心的查看了宫司屿脖子上的伤口。

    只是皮肉伤,流了点血。

    看来是白斐然已经给宫司屿紧急处理过,上好药,贴上了纱布,没大问题了。

    玉肌膏因为救流云,被她掏空,暂时抹不了了。

    坐在床边,俯身而下,纪由乃静静的趴在宫司屿的胸口。

    房间里,灯光昏黄。

    窗外,似是又要下雨。

    雷声阵阵,时不时有闪电出现。

    聆听着宫司屿强筋有力的心跳,纪由乃涩然开口,仿佛喃喃自语。

    “你就这么想知道那些事吗?”

    “算了,宫司屿,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反正……又不是说了就会死,只是受严惩罢了,我不忍心看你痛苦,看你难受,我都告诉你……好吗?”

    偌大卧室,回荡着纪由乃幽幽的呢喃。

    却在她话落一瞬!

    突然间!

    巨大的落地窗外轰隆一阵炸天雷响!

    伴随着将整间放都映亮的雷霆闪电!

    卧室内的灯光倏地熄灭,陷入了一片灰暗!

    外面的惊天雷电……

    仿佛在对纪由乃做出最后的警告。

    很快,她就听到卧室外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纪小姐,停电了,大厦管理处的人说,应该是电路保险被雷劈到,他们在派人紧急抢修,可能需要点时间,您和少爷先睡吧。”

    漆黑的房间里。

    渐渐适应黑暗的纪由乃,怅然哀愁的望着巨大落地窗外的倾盆大雨,静静的趴在宫司屿的胸口处,微微勾唇,凄然一笑。

    家中始终没来电,一直都是黑漆漆的。

    -

    也不知过了多久。

    又是一道惊天雷劈下!

    伴随着夺目慑人的闪电,宫司屿被吓醒了,准确的说,是酒醒了。

    伸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已是凌晨2点。

    与此同时,本就一直枕在宫司屿心口浅眠小憩的纪由乃,感觉到宫司屿醒来,幽幽的睁开暗夜下恍若星辰般璀璨的美眸,直起身。

    房间里没有光,虽未伸手不见五指,却依旧很暗。

    床头,是纪由乃心细,一早就备好的水和解酒药。

    见到宫司屿醒来,纪由乃摸索着,拿过水杯和醒酒药,朝着床上正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闷声不语的男人,细柔绵绵道:

    “知道头疼了?起来,把解酒药吃了,再把水喝了,然后,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如果没有死,如果没有被选中做阴阳官候选人。

    纪由乃,会是一个温柔如水懂事乖巧讨人喜欢的女孩。

    只是,如今。

    她变得越来越喜欢藏匿自己的情绪。

    越是看起来云淡风轻,淡淡凉凉的。

    心里,就越是纠结拧成一团,煎熬苦涩……

    宫司屿坐起身来,听话的喝水、吃药。

    然后,想到白斐然给他的录音。

    心口闷痛的一把将纪由乃拥入怀中。

    微微一震,感觉到抱着自己的宫司屿,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似在恐惧什么……

    纪由乃莞尔,淡淡笑着,轻抚着他的背脊,迷人至极。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