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说◎网】,♂小÷说◎网】,

    阴木是埋葬在地底或是河流深处,千年不腐阴气极重的木头。

    若是雕刻成人型,并施以附身幻化成人形的咒法。

    将死去的灵魂附着在阴气极重的阴木中,那么,人型木雕就会变成真人大小,与普通人无异的形态,行动自如,有自己的思想,只要不被火烧,完全就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在冥界,三位老者也是附身在这千年阴木人型雕刻中活动自如的。

    三位老祖宗级别的老人家活动了下筋骨之后。

    四下张望,啧啧称奇了一番,就齐齐围住了躺在床上的宫司屿。

    华清指指床上的男人,“这就是要我们救的人?”

    巫渊狐疑的打量着身旁的现代化医疗仪器,捋了捋胡子,挑眉道:“这些东西,老夫记得似乎在神医局西医部那儿见过。”

    施恩干脆就直接捏住了宫司屿的手腕,闭眸把脉,锁眉念叨:“毒入五脏,器皆衰竭,心脉虽未损,但也快了,这什么毒?竟如此霸道,老头我闻所未闻,有没有毒粉残渣或是毒液残留给我们瞅瞅?对症才能下药,知毒才能解毒。”

    毒粉毒液残渣?

    纪由乃愣了愣,摇头,“没有,当时是另一位阴阳官候选人拿针偷袭了他,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是一种新型合成病毒。”

    话落,纪由乃将白斐然离开房间前,放在床头的一叠宫司屿的病历资料,和血液毒检报告交到了施恩老头的手中。

    “医院出的报告都在这了。”

    然后,纪由乃就目瞪口呆的瞅着三个老头子拿着她给的毒检报告和病历在那眯着老眼,研究了半天。

    对话内容如下:

    “这什么字儿?这么小,老夫素来用的是毛笔,写的是篆体,这字儿看不懂啊!”

    施恩摇头,越看越觉得眼花,干脆扔了不看了。

    “这些符号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知是何意?”

    巫渊指着一串化学合成公式,一头雾水,捉摸不透后,满脸烦躁。

    只有药王华清,在从头到脚的将宫司屿的身体检查了一遍后。

    神秘兮兮的从袖子中掏出了方形袖珍的精巧小木盒,从木盒中拈出一粒白色丹药,塞入了宫司屿的口中。

    “辟毒丹,老头我虽暂时无法知晓他体内到底是什么毒素竟如此可怕,但用辟毒丹可暂时压制,还能延缓他五脏六腑迅速衰竭的迹象,人也能暂时清醒过来。”

    说着,将手中的木盒交到纪由乃手中。

    “每日给他服下一颗巩固即可,服用到我们几个老头子研制出解药送来那天,可保他病情不会加重,维持原状。”

    因不能离开冥界太久,华清几个在替宫司屿记录下所有病症后,带走了纪由乃交予他们的病历和毒检报告,和范无救谢必安一起离开了。

    不过,临行前。

    范无救冷酷一瞥站在原地,不愿随他们一起回冥界的纪由乃,勾唇残酷冷笑。

    “记住你答应过我们的事,倘若人给你救活了,你却出尔反尔,不离开他,不乖乖回冥界呆着,那后果自负!可懂?”

    范大人他们一离开。

    纪由乃黯然神伤的低眸,呆呆的在原地伫立了片刻。

    抵抗着心头难忍的苦涩感。

    然后走到宫司屿静静躺着的大床另一边。

    掀开雪白的被子,钻了进去。

    躺在了宫司屿的身旁,侧卧蜷缩着。

    抱着他的手臂,习惯性的将自己微凉的小手送入他的掌心间。

    而后埋在他的手臂间,心口泛疼的喃喃自语着:

    “你能活着,比什么都好……”

    “范大人说,因为我,你的命轮已乱,我们情深缘浅,不可能携手相伴,若是违背天命,强行在一起,后果就会如现在这样,你会因我而死,原本大富大贵,注定辉煌的一生,也会因为我,乱七八糟,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能在一起?”

    “宫司屿,如果因为我的存在,而会害死你,那我想你活着……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应该……”

    “离开”二字还未来得及脱口而出。

    纪由乃便突觉自己塞入宫司屿掌心的手,被紧紧握住。

    微微一怔,侧撑起身,望向宫司屿,美眸中闪过一阵惊喜。

    “你醒了?”

    她想起来了,华清走前说过,服下辟毒丹后,宫司屿会暂时清醒过来。

    宫司屿缓缓伸手,吃力的摘下了呼吸面罩。

    眉头紧锁,凤眸噙着慌张,焦急。

    似是刚刚纪由乃说的话,全都听进了耳朵。

    “你想……离开我?”

    低沉沙哑的磁音透着无尽的虚弱。

    纪由乃无言,深深的迈进了宫司屿的怀中,轻轻的圈住了他的脖子,黯然敛眸,仿佛连呼吸都是痛的。

    “我不许……”

    纪由乃埋在宫司屿的怀中,牙关咬得很紧,心里像是刀割一般,越是疼,却越要忍耐。

    耳边,听着宫司屿沉沉偏执的声音。

    胸口盘踞的一股浓烈情愫,不断滋长,满心艰涩。

    老天……

    难道违背天命,真的会天各一边吗?

    “不可以……听到没?”

    收起了心底的压抑闷痛,纪由乃故作无事,抬头,淡然勾唇一笑。

    “我不是在这呢吗?”

    宫司屿似乎有了些精神,看来是华清的辟毒丹起效了。

    凤眸深沉,阴郁万分。

    森冷的瞪着纪由乃,拿自己的命作为要挟。

    “纪由乃!如果你胆敢离开我,我会死给你看!”

    “……”

    好的,范大人和谢大人威胁她也就算了,如今,连宫司屿也威胁起了她。

    那她该怎么办?

    -

    遵照着华清临走前的指示,纪由乃每天都定时喂宫司屿服下辟毒丹,等着华清他们研制出解毒药剂送来给她。

    本以为要等上个十天半月的。

    可纪由乃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宫司屿中毒导致器官衰竭的第六天。

    谢必安带着华清、巫渊还有施恩,出现在了她和宫司屿家的门口。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纪由乃从未见过的老人。

    老人梳着大背头,穿着正统西装,手中拎着个西式医药箱,目光冷锐,看上去是个很不容易相处的人。

    一见纪由乃开门。

    巫渊一脚就将那拎着西式医药箱的老头子给踹进了门。

    “老夫几个亲自来给你送解药了!”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