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巨大的水晶吊灯上镶嵌着几十万颗水晶,晶莹剔透,华丽万分。

    由数百颗螺丝固定。

    勾唇,挑眉,纪由乃站在二楼连接一楼的楼梯口。

    暗中翻转雪腕,用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紫芒,倏地射向了水晶吊灯的固定螺丝。

    毫无预兆的,螺丝脱离了天花板。

    水晶灯蓦然掉了下来!

    瞬间四分五裂,震天响的砸在了江梨的身后,吓得江梨一个激灵,又是尖叫连连,同时,距离在大厅的宫家下人、保镖还有宫家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躲闪,防止被水晶灯的碎玻璃伤及。

    纪由乃款款下楼,“啧啧”地摇了摇头。

    “真是抱歉,真是抱歉,我替宫司屿道歉,他啊,比较暴躁,有时候脾气真的很可怕,拦不住,管不了,江梨小姐别哭啊!回头我帮你揍他。”

    纪由乃话音一顿,旋即在面色惨白的江梨面前蹲下身。

    一脸怜爱心疼的摸了摸江梨的小脸,然后幽幽的凑到了她的耳畔。

    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娇脆撩人,腹黑轻语:“有没有觉得好打脸?”

    “……”江梨浑身都在颤抖。

    “都跟你说了嘛,别把话说这么死。”

    “……”江梨梨花带雨的哭成泪人,差点摔死的她,真的被吓到了。

    “血一样的教训告诉你,别惹我,知道吗?”

    “……”江梨一句话都说不出,唇般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颤颤发抖。

    微微一笑,纪由乃站起了身。

    美眸深沉,不可测。

    居高临下的凝着江梨,如同在蔑视一个根本微不足道的小蝼蚁。

    豪门算什么?

    有钱人算什么?

    权势滔天自封为贵算什么?

    她已经没办法再做一个普通人了。

    站在生死的高度。

    她甚至能俯视身边所有的人,所有的普通人。

    同时。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的原则。

    是纪由乃坚守的底线。

    如果今日她连一个小小的,自视过高有点城府的江梨都对付不了。

    以后,还怎么去对付更多,更可怕,更危险的人?

    -

    “司屿!你怎么能这么做!”

    沈曼青在下人的搀扶下,急急忙忙从四楼下至宫家老宅一楼大堂处。

    宫司屿目光如针芒般冷厉森寒,阴沉冰冷的从楼上走下。

    浑然就当没听见自己奶奶的质问。

    这是在他自己家,他想做什么,就算过火,沈曼青也不可能奈他何,江梨终究是个外人,沈曼青孰轻孰重,也知道该维护谁,断然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江梨,真来责怪他。

    何况,宫司屿从小到大,都是如此肆无忌惮,心狠手辣。

    宫家人,多少心里有数,也都习以为常了。

    沈曼青望着吓得魂不守舍,潸然泪下,又被巨大水晶灯的破碎玻璃划伤了好多处的江梨,忙支会下人,将她扶起。

    周围很多宫家下人都在议论,怎么这么大一盏水晶灯,好端端自己掉下来了?

    沈曼青是听到方才自己小孙女的话了。

    什么江梨从楼上摔了碗,差点砸到了自己孙女的脑袋,却说是纪由乃干的。

    心知恐怕是江梨理亏。

    可偏偏,老太太拿宫司屿没辙,只能将矛头再次砸向了纪由乃。

    “晦气!你一来我宫家,就出这么多乱子!丧门星就是丧门星!”

    纪由乃算是看出来了。

    宫老佛爷是一心想袒护江梨。

    哪怕就是她的错,老太太一样骂的是她。

    心底不断地默念“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三遍,纪由乃才忍住心底的怒意。

    蓦地被宫司屿拉扯至身后,保护起来。

    她就听到宫司屿冰冷深沉的呛道:“奶奶是真的年纪大了,脑子不灵光老糊涂,连黑白都分不清了,江梨想动我的人,我把她扔下了楼,怎么着也是我挑的事,你犯不着不顺心,就把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

    话音一顿,宫司屿又阴冷邪笑。

    “今天是江梨运气好,有人在下面给她当了垫背的,奶奶要是再多说一句针对纪由乃的话,惹得我跟您急了眼,您猜猜我还会干出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宫司屿笑的张狂而邪气,可凤眸底,没有温度。

    让人心生恐惧。

    江梨是真的被宫司屿的举动和眼神还有话语吓得不轻。

    她更害怕不懂的是,纪由乃到底是怎么催眠宮惜颜,扭转一切的。

    “奶奶,别说了,求求你……我怕……”

    江梨攀住沈曼青的手臂,仰面,两行泪源源不断落下。

    她相信了,她相信传闻所说,宫家继承人是个手段毒辣,阴狠无情的人,他是个魔鬼,他真的敢杀了她,却又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沈曼青成功被自己孙子威吓的闭上了嘴。

    上回他让白斐然扔了句断手断脚,脑壳被打开的人到了宫家,那画面,至今历历在目,能不激怒,便不激怒。

    沈曼青心想,她断然是不可能接受纪由乃的。

    同时,宫家也的确需要她这个手段狠辣,做事狠绝的孙子来继承。

    而她活了这么大岁数,手段多得是,彻底分开她孙子和纪由乃,不急于一时。

    总有办法,能让他们彻底决裂。

    然后,一切按着她所想的那样,让宫司屿娶了她替他安排的女人。

    宫司屿觉得,没必要再在呆在宫家多留。

    朝纪由乃伸出手,敛去眸底的阴森冷戾,勾唇淡笑。

    “心肝,回家了。”

    将自己的手,放入了宫司屿掌心,纪由乃浅笑盈盈。

    轻轻应:“嗯。”

    可就在宫司屿和纪由乃像两个没事人似的,无视身后混乱的场面,准备离开宫家,朝着大门口走去时。

    一个坐在轮椅上,脸被丝巾裹住的栗发女人,被一个的士司机,推了进来。

    的士司机惊叹的环顾华丽的周围。

    然后咽了咽口水。

    “那个……请问一下,你们是温妤小姐的家人吗?她告诉我她的家在这,打的费一共是三百五,谁能帮忙付一下?”

    纪由乃见到温妤,目光无波。

    只是,她侧目,却见宫司屿凤眸骤缩,尽是震惊和不敢置信。

    宫司屿看着温妤拿下了蒙着脸的丝巾。

    那张深邃的混血小脸苍白无血色,澄净的眸光对上了他。

    接着,温妤朝他露出了一抹无害单纯的娇笑。

    “司屿哥哥,我回来了。”

    “……”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