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就听身体里附身着姬如尘灵魂的纪由乃,妖娆万分,娇脆嚣张道:“因为我长得美啊,美的人……不都要重磅登场,最后压轴的吗?所以才迟到了啊!我美我迟到是我的错吗?”

    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

    虽眼下用的是纪由乃的身体,可附身在内的姬如尘还是没改那副德行。

    不知脸为何物。

    她的声音,闻者酥麻销魂。

    勾魂一笑,大言不惭,自恋到极致,却颠倒众生。

    这话一出口,距离纪由乃最近的范无救先是拧眉,后横眉冷对,低声厉色道:“正常点!”

    又听高台帝座之上的冥帝摇头冷道:“满口胡邹!”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可能是化妆画上瘾了,浑然未理会冥帝,说完,又拿出粉饼盒在那照镜子,又拿出一支唇膏来,补补色,迈着妖娆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到比试场的中央,无视站在不远处的另一位候选人,也就是她的对手西凉,自顾自的描着唇,然后确保画的美美的之后,自恋的捧起脸颊,沉浸在美色中不可自拔,简直跟脑子有问题似的。

    纪由乃的出现,让蒋子文提着的心,暂时的放下。

    可是,他莫名的觉得,比试场上的少女,好像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性格或是神态,都与从前完全不同。

    并且,她的气色红润有光泽,一点都不像身受重伤的样子,完完全全好了似的。

    还有她说话的腔调,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阴阳官比试竟敢迟到,你该当何罪!”

    就在这时,站在西凉身后不远处的马面统领怒指附身着姬如尘灵魂的纪由乃,呵斥指责道。

    闻声,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斜眼冷瞥马面统领一眼,旋即嫌弃冷哼:“好丑的东西,我不跟你说话,免得染指了我的眼睛。”

    范无救黑脸,谢必安哭笑不得扶额,“低调,低调点啊!”

    “低调就低调,不是比试吗?速战速决,不墨迹了。”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宽袖一挥,优雅性感的站在比试赛场上,随即双手抱臂,终于想起来对面站着的少女就是他今天要替纪由乃面对的对手,才最终正眼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

    “哦,这就是对手?”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挑眉不屑的上下审视西凉,然后翻了个白眼,“长的凑合,来吧,开始吧。”

    话音落下瞬间!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在冥帝、十大阎王、众鬼神、鬼将、冥界万鬼面前,做出了惊人之举。

    这比赛还没在裁判的宣布下正式开始呢。

    他瞬然间伸出手臂,隔空徒手,将弱水河掀起了一道十丈高的巨大水帘,惊涛骇浪之间,控制弱水河中的弱水引到了西凉的身上,再以冰冻术,瞬间用弱水将西凉冰冻在了水中,接着,将被冰冻在弱水中成“人棍”的西凉,一脚揣进了弱水河中。

    “噗通”一声。

    就见被冰冻在弱水中的西凉,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丢进了弱水中。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立刻就露出了一副嫌弃至极的表情,吐槽了一句:“这么弱?不是说会吸灵术超牛气的吗?垃圾?”

    “纪由乃”的惊人之举,瞬然间让弱水河畔的比试场炸开了锅。

    范无救觉得头疼,没办法了,也不想说什么,直接假装不认识身后那个人,自顾自的朝着比试场边缘大步离开。

    而谢必安,不可思议的抱头尖叫:“祖宗!比试还没宣布正式开始呢!你怎么就先动手了?这是弱水河!丢进去就浮不上来,别说冰了,就是一根羽毛都……”

    “哦,我刚刚不是说开始了吗?浮不上来不就代表我赢了吗?那我赢了吧?”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仿佛听不懂人话似的,两眼望天,嚣张到了极致。

    我说开始就开始,我说动手就动手,咋滴?能拿我咋滴?

    “……”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这说话声,不算大,但在空旷传音效果极佳的弱水河畔,却偏偏能让漫山遍野,听力极佳的万鬼们听的清清楚楚。

    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阴阳官候选人被冰成冰棍似的丢进了弱水河,很多支持西凉的鬼民,一时间愤怒不已,各个都在替西凉打抱不平,还开始朝比试场内丢石头,扔泥块。

    “不要脸!”

    周围大骂声不断。

    附身在纪由乃体内的姬如尘无动于衷,还爱那笑眯眯的,“我本来就不要碧莲啊。”

    “无耻!”

    “耍赖!”

    “抗议!这不算!”

    ……

    听着周围的谩骂和抗议,附身在纪由乃体内的姬如尘笑的妖媚动人,最关心的是发型乱没乱,妆容有没有花,衣服有没有淋湿,除此之外,真的已经丧心病狂到了一定的境界。

    好好的阴阳官最终比试,画风突然有点突变,场上一阵动乱,就连十大阎王、审判司司长、冥府司司长包括冥帝,都目瞪口呆。

    “因比试未正式开始就先动手,判定无效,重来。”

    在十大阎王和冥帝一阵商议后,鬼面判官灵世隐高声宣布。

    一听要重比,附身在纪由乃体内的姬如尘翻了个白眼,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岔开,性感的撩发,站在比试场中央,哼了声:“那就把人从弱水地捞出来再比啊,反正我没在怕的。”一样一拳一个。

    先前就说过,弱水河,连羽毛都能沉。

    任何人或物或鬼或其他生灵,一旦被丢入其中,绝不可能靠自己的能力浮上水面,只能腰间系绳,手工打捞。

    西凉的体内也有阎王免死令,所以哪怕被困在冰内丢入弱水,她也不会死。

    但是弱水河水深几十米,整整打捞了2个时辰,最终,鬼将才将依旧被困在冰内的西凉打捞出了河面,冰封住她的冰被鬼将用火咒慢慢融化后。

    就见她如落汤鸡似的,狼狈万分的回到了比试场内,站定在“纪由乃”面前的时候,她咬牙切齿,仿佛受到奇耻大辱似的,狠狠道:

    “你死定了。”

    面对挑衅,俯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故作娇弱,西子捧心似的拍了拍心肝,装腔作势道:“人家好怕怕呢。”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