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近来帝都几起男性精气被吸干的案子,都是她干的。”

    将温妤扔回了棺材,宫司屿嫌脏似的拿出西装胸侧口袋中的手帕,将手上的血污擦净,然后将手帕扔进垃圾桶中,冷冷道。

    因为当归目前是特殊案件调查科临时雇佣的探员,所以路星泽他们在调查的案子,他也是知道的。

    听到宫司屿说棺材里躺着的女人就是这段时间帝都成功男士凶杀案的罪魁祸首,当归先是一喜,后又疑惑不解。

    “她就是凶手?有证据吗?何以见得?”

    宫司屿眉头紧蹙,面色阴沉,走至客厅茶几旁,弯腰从茶几下的一个木匣中取出了一根古巴雪茄,剪去雪茄头后点燃,抽上了一口,阴沉冷幽道:“唐楚宁是目前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受害者,前段时间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的耳后有一颗红痣,就是温妤耳后的那一颗。”

    当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而接着宫司屿的话又道:“然后此女还会媚术,我从前看过一本书籍上有过介绍,修炼媚术,必须吸食男人精气才能大成,这么一想,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那些死去的男人,都是被吸干了精气,成了一具干尸,事情已经显而易见了。

    不过,这时,姬如尘倒是补充了一句。

    “这厮所学得的媚术,只不过是皮毛罢了,媚术的最高境界是不用施展任何诱|惑手段,就那么盈盈俏丽,足可迷倒天下苍生,使人生出缠绵不尽,婉转依依的销魂感觉,最厉害之处,就是使人绝不会觉得她在媚惑你,但偏是一颦一笑,均叫人心生怜意,恨不得把她修美动人至无以复加的玉体,拥入怀中蜜爱轻怜。媚术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时,至露出两截小臂,便能像吸铁的磁石般,吸摄任何人的注意和精神,以至于吸去其三魂七魄,从古至今,达到此境界的媚术妖姬,屈指可数,这女人顶多就算搔首弄姿罢了,只有普通之人才会上她的当,低级。”

    姬如尘那不屑轻蔑的口气,如同在说温妤就是颗老鼠屎,翻了个白眼,捏着鼻子扇了扇宫司屿抽雪茄燃起的烟,妖里妖气吐槽了句。

    “死鬼,你要抽烟不会去别地儿抽,非得呆我眼皮子底下,难闻死了!”

    宫司屿面无表情,无动于衷,故意的朝着姬如尘吐了口烟圈,冷冷一笑,邪肆万分。

    帝都成功男士凶杀案的凶手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当归自然就准备立刻通知路星泽。

    可是,刚拿起手机准备拨出路星泽的电话,纪由乃就上前一步,按下了“挂断”。

    “由乃?”当归疑惑的看着纪由乃,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阻止自己通知路星泽。

    “先等等,晚点通知他也不迟。”

    “为什么?”

    “我和温妤还有一笔账没算完,要是就这么将她交给路星泽,岂不是便宜了她?”

    纪由乃心知路星泽从来都是按规矩办事的人,凡事讲的都是法律和治安,要真将温妤交到路星泽的手中,等同是救了温妤,那她先前所受的那些非人能够承受的痛苦,找谁报仇去?

    “由乃,你……你要杀了她吗?”

    一心向善,慈悲为怀惯了的当归,犹豫的看着纪由乃,他试图规劝,可刚想说什么,却被姬如尘从后捂住了嘴。

    接着,就听纪由乃不动声色,幽幽道:“死,其实是另一种解脱,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

    “想怎么做,都依你。”

    宫司屿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冰冷道。

    摸了摸额头,若有所思片刻,纪由乃回头望着宫司屿,问道:“先前,小云告诉我过,温妤对我下了杀蛊,对你下了情蛊,只是你没上当,让一个路边流浪汉带你遭了罪,那流浪汉现在被你控制起来了?”

    “嗯。”宫司屿淡淡的应了一声。

    “帝都最大的流浪汉聚集点在哪?”纪由乃想了想,又问。

    “北郊的废旧老仓库。”

    “阿乃想去做什么?带阿萝一起好不好,阿玄不要阿萝了,阿萝只能跟着你了。”抱住纪由乃的手臂,阿萝蹭了蹭,委屈巴巴道。

    “好。”

    -

    如果说阿萝手段狠辣,姬如尘疾恶如仇,流云冷血弑杀,宫司屿阴狠毒辣,那么在这些人里,表面看上去最无害的纪由乃,其实并不惹眼,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是个好人,善良的人。

    可是,只有真正见到她手段的时候,才会发现,所有人里,纪由乃才是真正腹黑诡毒的那一个。

    她总能在不经意间,想出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人的方法。

    没有重样的,只有更厉害的。

    比起宫司屿的阴狠毒辣,纪由乃的不沾血腥,却能将人折磨到怀疑人生,才是更加让人毛骨悚然背脊发凉的。

    深夜十一点。

    北郊废旧老仓库。

    夏日的夜晚,闷热潮湿,令人心生烦躁。

    荒草萋萋的北郊老仓库内,窗户玻璃残破不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潮湿的臭味,空旷的大仓库中,随处可见的床褥铺在地上,偶有油桶中生着火,将仓库衬得昏黄发亮。

    很多衣衫褴褛的流浪人士暂住在这,男女老少皆有,他们有的是乞丐,有的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有的是精神异常的老妪老头,总共加起来,大约有六十多人。

    这个地方,除了流浪人士,没人会来。

    可就在这时,废旧仓库外,伴随着车辆引擎的关闭,浩浩荡荡的冲进来了十几个黑衣西装的男人,里里外外把守住各处角落出入口,熟练地架起了信号屏蔽器后……

    很快,老仓库的铁锈门后,走入了气势非凡的男女,还有两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女,其中一个衣着暴露,瞎了眼,不省人事,还有一个是个神志不清疯疯癫癫在那说胡话的流浪大汉。

    为了掩人耳目,低调行事,纪由乃、宫司屿还有尾随前来的阿萝、姬如尘、当归都戴着口罩。

    他们的出现,顿时让整个废旧仓库的中的流浪者的目光皆聚焦在了他们的身上。

    也就在这时,纪由乃取过了宫司屿手中提着的一个黑色密码手提箱。

    输入密码解锁后,打开。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