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姑娘你把我想的这么坏,也情有可原,或许我活的时候,不知人心可畏,可死后,才明白,人心的邪念,比所谓的诅咒,更加可怕……”

    女鬼舒云的话,再明白不过。

    她那里,还有另一个版本,一个她亲生经历的故事,恐怕她的故事,和宫爷爷的有所不同。

    直到舒云讲完,纪由乃才恍然大悟。

    何止有所不同,简直可怕至极,听后让人背脊发寒……

    “我家是前清没落贵族,改姓舒之前,是博尔济吉特家族的一个旁系分支,虽不及宫家在当时财权滔天,可靠着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宫中宝贝,也殷实自足,那时候国家落后,又赶上大饥荒大混乱,父母本想带着我远赴德国定居,可我却在北都遇到了铭毅,不顾父母反对,我最终选择与他在一起。”

    “初入宫家,我父母见我执意要嫁,也不忍心委屈了我,为我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宫家伯伯和伯母,也是答应的,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他白头到老,同甘共苦,可新婚夜过后,他心系国家安危,毅然入了军,去了前线,我没拦着,觉得大丈夫就该如此,可他走时,我却没有告诉他,我发现了宫家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

    “你们应该都知道宫家的百年诅咒了,我也是在新婚那晚做了一个噩梦,才明白了一切,明白为何我的新婚夜,宫家人看似喜庆,却每个人都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我,明白为什么一个这么大的豪门家族,未来家主成亲,却如此低调,也不广招亲友共同庆祝,只是闭门,摆了几桌酒宴,以特殊时期,不可铺张浪费为由,搪塞了过去。”

    “他们根本就是知道我新婚夜那晚就会死,才如此……”

    “可是,新婚夜那晚,我没死成,第二天铭毅和我告别离开的时候,宫家人各个都如见了鬼一般,宫家百年诅咒是宫家男嗣第一任妻子新婚夜当晚都会离奇死亡,可我却活了下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舒云自嘲的笑了笑,“因为那个女人她不杀我,因为我怀孕了,她看似可怕恐怖,可却对我肚子里的孩子心存一丝善念,说……我把孩子生下来后,她再来取我性命,所以,我没有死。”

    “那个女人?诅咒源头吗?你见过那个被封印在水银池底部贴棺材里的东西?”纪由乃闻后心惊。

    “是,诅咒的源头,那是个女人,长得极美,却也心思歹毒,可她喜欢孩子,新婚夜那晚,她以托梦的形式,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我至今记忆犹新,她告诉我……她和宫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因为宫家男人都没有人性,没有感情,眼里只有利益权势,没有感情善念,没有良知,狼心狗肺,所以她下了可怕的诅咒,可当我问她到底是谁的时候,她却消失了……”

    “那夜之后,铭毅虽走了,可我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宫家,因为……我与铭毅成亲之前,便私定终身,有了肌肤之亲,所以那时候,我已怀孕两月有余。”

    “那时候,我很害怕,因为我发现,宫家明明知道诅咒的事,却不阻止我嫁给铭毅,那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想看我死……可我没死成,宫父和宫母很惊讶,他们告诉我,我是他们宫家近三百年第一个能活下来的人,那时,我心中有怨,可我天性纯良,不喜与人争执,为了铭毅,我也忍了下来,我告诉宫父,我怀孕了,是铭毅的孩子……”

    “宫父很高兴,因为那会儿宫家男嗣很多都出去打仗了,死的死,残的残,健全的没几个,人丁稀薄,而宫家家大业大,他们需要后代,于是,我仗着这个孩子,又成功苟活了下来,宫父打算让我安然生下孩子,而那个时候,那女人又出现了,她告诉我,以宫家男人的尿性,等我生了孩子,我就没有价值了,一样会死。”

    “我怀孕的消息,传遍了宫家,宫父派人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将我保护了起来,可我还是没能生下孩子,就死了……”

    “谁杀的你?”纪由乃听出了端倪,她明白了,舒云的死,有隐情,如果那个诅咒源头不杀她,那么……恐怕另有阴谋。

    “怀孕之后,无意之中我才得知,我其实只是身家千金嫁给铭毅前的垫脚石,牺牲品,原来……铭毅早于那时候另外一个强势豪门沈家千金有婚约在,我怀孕三月的时候,见到了沈家家主和其妻子登门拜访宫父,他们很生气,因为得知我没死,还有了孩子,还质问宫父,是不是打算让沈家小姐做妾,宫父很想要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偷摸着和沈家许诺,等孩子生下,可以过继给沈家小姐。”

    “这些,是我偷听到的。”

    “沈家家主极爱自己在外留洋的女儿,他断然不会甘心让自己的千金女儿受委屈,于是,他背着宫父,找人对我下手了。”

    “第一次,是下毒,可是在我快要喝下那碗有毒汤药的时候,那个可怕的女人出现,救了我,提醒我汤药有剧毒,喝了会一尸两命,让我小心为上。”

    “第二次,是有人故意在我下楼的时候,对楼梯做了手脚,要我摔下去,可这次,又是那个女人救了我……”

    “第三次,尽管那个女人想救我,可我……还是死了。沈家家主似察觉到有人暗中助我,下毒搞鬼都失败,最后,他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山野村夫,指认我和那个男人有染,怀的根本不是宫家的孩子,那个村夫应该是收了沈家的好处,还拿出了伪造的证据,旧时,女子名节有多重要……沈家家主的污蔑,对我无疑是致命一击。”

    “我死了,被怒极的宫父、宫母和沈家家主,让人五花大绑扔进了装有宫家男嗣尸体的棺材中,他们请了灵媒,让我与那战死的男嗣冥婚,将我活活闷死在了棺材中……”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