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嚯,是病秧子啊!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追上来的侍卫全都顿在门口,各个惶恐,被这小女孩闯进去后,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命要完了,如今谁也不敢进去抓人,六王爷的寝室谁敢进去?没有他的命令,进去了就是死路一条!

    房里,叶纱怔怔地看着地上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咬着嘴唇,一步步退后。

    “叶纱……救我……救我。”地上的那人,伸出身上唯一的一只手。是了,他只剩下一只手了。

    叶纱皱眉,拼命地告诉自己,不是的,地上的人不是关青!呼吸,她要呼吸!他不是关青,不是!

    “叶纱,我好痛……好痛!救我!”

    “关青!”

    是关青啊!

    终于,叶纱扑了过去,死死地抓住地上那小小的身子,他痛,她比她更痛啊!

    地上,小小的关青血肉模糊,他伸出仅剩下的一只手,抓住了叶纱的手,痛苦道,“叶纱……叶纱。”

    “关青,我们回家!我们不要当武官了,爷爷在家等着我们呐!”叶纱拼命地抱住关青,声音不停地哆嗦,“关青,你不要睡,不要睡,我带你回家,我们可以回家了!”

    “叶纱……我好痛,好痛。”

    “不痛,不痛的,忍忍就不痛了。好关青,走,我们回家了,啊!”叶纱抱起关青的身子往外走去,可还没起身,她断了的肋骨实在没力气支撑起他们两个,不提防又跌倒在了地上。

    “啊!”关青疼得大叫,嘴里溢出止不住的鲜血,“叶纱,我不行了……叶纱。”

    “关青!会好的,会好的,你忍一忍,我会带你回家的!”叶纱捧起关青的脸蛋,她像是在安慰他,又像在自言自语,她也好痛,痛到根本没法呼吸!不过才一个晌午,她的关青,她的关青怎么这样了!

    “叶纱,我好想当武官……”关青又吐出一口血,他发现他已经快没有知觉了,他好想告诉叶纱,告诉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叶纱,我真的好想当武官啊……六王爷说,他能教我功夫,教我剑法……”

    叶纱发出一声低吼,她不想听,她不想听!她抗拒地摇着脑袋,这声音一直是她的噩梦,挥之不去!

    “叶纱,我不想让你看不起……我想证明给你看……咳……我想……”

    叶纱搂紧了怀里的身子,还能说些什么?

    “我要证……证明给你看……”他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他要告诉她,他揪着自己的领子,喘着最后口气,咽不下,心里呼喊着她的名字。

    “叶纱……谢……”

    谢谢你,最后来救我。我不该,不该不听你的话……

    叶纱,快跑啊。

    叶纱……

    “关青?”叶纱低头,怔怔地看着怀里死去的人,他最后,是不是还有话想对她说?

    只听一声哽咽,她的嘴闭不了了,气还在嘴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她想就这么窒息而死也罢,只要关青能醒过来。

    “关青……关青。”

    “啧啧,真是感人,我都快哭了。”那个妖媚的男子,慢吞吞地跺步过来,他用手指勾起叶纱的脸,嫌弃道,“真是只小脏猫!”

    他一脸厌恶,“本王还没玩过瘾,他就这么死了。不如拿你来替补他吧!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就像被我捏碎的兰花一样!”

    叶纱只是抱紧怀里的关青,双目无神。

    蓦地,一记声音响起,阴阳怪气的,“哟,六弟弟的兴致真是不减当年呐!哥哥我这次来探望你,还真不是时候哦,坏了六弟弟的好雅兴!”

    话音落下,一只白玉锦靴踏进了房门,宁希睨着六王爷,笑了。

    六王爷面不改色,很快明白过来,“怎么着,这女孩是你的人么?早说嘛,我也不至于玩的那么厉害,是我的不是,向迦南王赔罪了!”

    “六弟弟说笑了,我知道你的兴趣,没什么赔罪不赔罪的。要不要我再送你几个童男童女,保管各个貌美如花,比这小脏猫好上无数倍。”

    六王爷皮笑肉不笑,“迦南王厚爱,我就收下了。”说着,他坐回躺椅上,继续欣赏着地上的人。

    “那等我找好了,再送过来吧!”至于何时能找好,等着六弟弟百年后吧!

    “旋铭!走了!”

    “是!”

    很快,旋铭一手抱起一个,往六王府外走去。

    房内,六王爷握着茶杯的手有些发青,“皇兄,不留下喝杯茶么?”

    “不了!宫里还有要事要处理,我一天可忙了!等我有空了,再来探望六弟弟!”

    “……好,不送。”

    “客气客气!”

    出了王府十多里路,旋铭将两人放下,看着地上断气的男孩,他不由皱眉,六王爷果真残忍,这小男孩身子没一个地方是完整的,左肩的肉都被牙齿硬生生的咬下来,还断了一条手臂,血肉模糊。

    再看向那个女孩,苍白的脸,几乎听不见的呼吸,那呆滞的眼睛,比死人更像是死人。

    宁希叹了口气,脱下外衣,罩住男孩那不堪的身体,为死者留下最后的尊严。

    ——叶纱……救我。

    “叶纱?”宁希用脚踹了踹叶纱,叶纱只是木木的,毫无反应,“叶纱!”

    ——叶纱……我好痛……

    宁希有些恼了,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他只是想要她来求他,只要她的一句话,事情也不会发生了,要她求他就那么难吗?

    ——叶纱……我要证明给你看……

    “叶纱!说话!”宁希恼了,分明是叶纱不好,这小男孩的性命就比不上她的尊严么!她宁愿丢了他的性命,也不开口求他!

    ——叶纱……我要当武官哦。

    “叶纱,你给我清醒一下!”宁希蹲下身去,他已经破例救了她,她还不知感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骗子,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叶纱…….我们可以参加舞台瓦选!

    ——叶纱,我要当六王爷的神官了!

    “人都死了,你也想就这么跟着去?”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救她,“叶纱!”

    宁希摇晃着叶纱的肩膀,他要摇醒她。他要问她,开口求他就那么难吗!

    叶纱慢慢地回眸看着他,慢慢地张开嘴,她想说,躺在地上为什么不是她,断手断脚的人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是关青!

    “你不长眼啊…….”

    “你说什么?”宁希皱眉,他听不清楚叶纱说了什么,她的声音太低了,低到他忍不住凑近了她。

    “为什么……老天爷,你不长眼!”忽然,叶纱发了疯似的喊了出来,可老天还没听见她的声音!她的嗓子哑了还在喊,力气没了还要喊,眼睛看不见了,她还是不停地喊!

    “你夺走一个林嘉还不够!为什么连关青也要夺走!!!”她站起身来,伸手指向天空,穷尽了毕生的力气质问!老天若一生都听不见她的声音,她就要用一生来喊!

    这丫头果真是疯了!

    宁希的耳膜嗡嗡作响,他一个反手劈向叶纱的后颈,让她晕到在自己的怀里。果真,她身上似乎是有香味的,那是破碎的兰花香。

    “王爷!”旋铭托起地上的尸体问道,“属下帮她葬了吧!”

    “哦。”

    ……

    叶纱的睡梦里,是一个梦中梦。

    她梦见了很久以前,她浑身是伤,睡在床上。等她睁眼的时候,入眼便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她坐在床沿上,手里拿着一碗汤药,小心翼翼地吹着。

    见她醒了,女孩欢喜道,“啊呀,你总算醒了啊,你睡了好久呢!”

    “这是哪儿?”叶纱看着陌生的环境,这里很干净,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一把椅子,一盏茶,应该是个旅店吧?

    “你呀,小孩子怎么可以乱跑呢?你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有好多像是被人打的,谁打你的啊?”明明和叶纱的年纪差不多,小女孩说起话来,老神在在的。

    她小心翼翼地扶起叶纱,把药递给她,叮嘱道,“快趁热喝吧!大叔说你身体很虚,要好好调养的。对了,你的家人呢?”

    “死了。”叶纱张开干涩的唇瓣,药好苦,不过好暖,她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喝过热水了。

    “哦,没关系的,我的家人也全去世了,是大叔好心收留了我。你放心,我会跟大叔说,让你跟着我们一起的!这里有饭吃,有地方水,你以后就不用到处流浪了。对了,你几岁了啊,看上去好瘦小哦!”

    叶纱抬眼,淡淡道,“我九岁了。”

    小女孩瞪眼,“九岁?跟我一般大呢!只是你看起来像是六岁,我的衣服你肯定穿不下的,不过改改还是可以穿的。戏班里有个很会做衣服的老妈妈,我们的戏服都是她缝出来的呢!”

    “戏班?”

    “是啊,我们是专门演戏给别人看的戏子啊!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十八般武艺,还有我的歌声很美哦,以后我可以唱歌给你听!”小女孩冲叶纱笑了。

    叶纱看得有些发呆,只觉得她笑的好甜,那对酒窝好可爱。

    “啊!你肚子饿不饿,我只顾着说话了,你肯定饿了!”说着,小女孩跳着走出去,只有甜甜的声音传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是大叔自己煮的哦,好好吃呢!”

    下一刻,刚走出门槛的女孩蓦地又跳了回来,“哎呀,瞧我,都忘了问你名字了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纱顿了顿,轻轻道,“叶纱,我叫叶纱。”

    “叶纱?唔,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我叫林嘉!”说完,她笑着跑了出去。

    “林嘉。”床上,叶纱轻轻咂摸着女孩的名字,也觉得真好听。

    很快,她留在了戏班,这里的人对她都很好,尤其林嘉,她们俩人形影不离,最是要好。

    有一天,林嘉提议,“叶纱,我们结拜吧!我好想有个妹妹,好想有个家人,你当我妹妹好不好?”

    她吃点心的动作一顿,慌得欢喜道,“好啊,当然好啊!”

    旅店的后院里,两个小人儿手牵着手,一起向天起誓,稚嫩的声音诚挚。

    “老天在上,我林嘉、我叶纱,在此义结金兰,永不离弃,永不背叛!愿上天佐证,姐妹二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

    说着,林嘉垂眸顿了下来。

    叶纱转头问她,“怎么了,林嘉!”

    林嘉摇了摇头,“后面的话就不要说了,我大叔说我是个短命鬼,短命鬼我一个人做就好了。”

    叶纱忙不迭安慰她,“大叔又不是算命先生,他逗你的,你可不要再说自己是个短命鬼了!现在,你可是我唯一的家人了!”

    林嘉不开心的小脸终于笑出了声,重重地点了点头,“好,你也是我唯一的家人了!”

    ……

    没过了几日,林嘉连蹦带跳地跑回旅馆,开心叫道,“叶纱!”

    “怎么了,林嘉?”

    “我刚才看见皇城里发出公告,说要举办歌舞比赛!如果夺冠了,还能进宫面圣呢!”

    梦里,那个叫林嘉的小女孩,永远都是那么的开朗,乐观,永远都笑得如此甜溺。

    梦里,可真好啊。

    “叶纱,咱们去参加舞台瓦选吧,咱们姐妹俩一定能夺冠的!”

    虽然不想泼林嘉冷水,但是叶纱还是说出了口,“我不想去。”

    “为什么!你有漂亮的舞姿,美丽的歌喉!如果你去了一定可以拿到冠军的!能夺冠的话还有希望见到皇族呢!若是能入了宫,就有很多俸禄了,生活也会好起来的!”

    可她觉得现在就挺好,叶纱摇了摇头,笑道,“你去就好了,我比较喜欢看着你跳舞,听你唱歌。”

    再然后,就是那一日,林嘉欢天喜地的告诉她,“叶纱!祝贺我!快祝贺我!我拿到第三冠了!明天我就要进宫面圣了,怎么办!我好紧张啊!怎么办!”

    她绕着叶纱不停地跳着,好兴奋,“叶纱,我能成功,也有你的一半功劳哦!”

    “我的?为什么?”

    “你不知道吧,我们在这里演出了三个月。只要咱俩一起上台唱歌,有好多人喜欢听!他们都说我们是仙童,咱们的名气可响了。这次登台比试,有好多漂亮的人,他们都好厉害,我本来都觉得自己都快没希望了!没想到,我打着仙童的底气,让我拿到了第三冠!做梦都没想到,我好兴奋啊!”

    “林嘉,你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我祝贺你!”看着林嘉,叶纱也跟着笑了起来。

    再然后的日子里,林嘉还是那么开心,“叶纱,皇宫里好漂亮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地方!他们都那么高贵,跟我讲一句话就让我幸福死了,让我就这么去了我也愿意!”

    叶纱慌得捂住了林嘉的嘴,摇头,“呸呸呸,不要胡说!你会活的比谁都长!”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林嘉笑着,她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好运,今晚又要睡不着了吧!

    “叶纱,有这些回忆就够了够了!我真是太开心了!”

    “林嘉,我有你这些回忆也够了。”

    “叶纱,你这人真是不贪心!”

    梦里,林嘉甜甜地笑着,脸上溢出一对酒窝。

    午饭的时候,旅店里来了一个陌生的小哥,拍了拍叶纱的肩膀问道,“请问,你是不是那位拿到舞台三冠的小姑娘?”

    叶纱摇头,“我不是,大哥哥,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皇上有令,要她入宫领赏。”

    叶纱道,“上次不是已经领过了么,怎么还要赏?”

    小哥正色道,“这就不清楚了,是上头吩咐的。”

    “谁啊?叶纱!”林嘉蹦跳着跑过来,将叶纱护在身后,低声道,“叶纱,不要和陌生人乱说话,大叔会骂我们的。”

    “请问,你是不是那位拿到舞台三冠的小姑娘?”那小哥又转头问林嘉。

    “是我啊,有事么?”

    “皇上有令,要你入宫领赏。”

    林嘉也纳闷,“领赏?不是上次领过了么?”

    “小姐你看,这是圣上的令牌!”

    就见一块明晃晃,金灿灿的令牌出现在两人眼前,好像是……是皇宫的令牌吧?

    “嗯,上次我好像看过这样的令牌。”林嘉点点头,冲那小哥道,“请问大哥哥,皇上有说什么吗?”

    “啊哟,小的哪敢问呐!时候不早,小姐快随我去吧!”

    叶纱总觉得不对劲,拽着林嘉的袖子悄声道,“林嘉,你还是别去了吧,我觉得怪怪的。”嚯,是病秧子啊!

    zj190128g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